墨城新闻周刊丨十年征程砥砺奋进 见证即墨跨越发展

2021-06-04 10:0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0608) 扫描到手机

见证十年

——半岛都市报《墨城新闻》十周年特别策划(三)

    十年,说起来很长,回忆起来却很短。

    十年前,半岛都市报《墨城新闻》创刊时,即墨还是“即墨市”;十年奋进,跨越发展,即墨不但成为即墨区”,还被定义为“青岛主城区扩容主战场”。

    十年来,半岛都市报《墨城新闻》和即墨市民一起见证了沧桑巨变,撤市设区、蓝谷崛起、汽车产业新城横空出世即墨古城开门纳客、国际陆港新城“上线”综合保税区开关运作 一个个美丽乡村图景竞相绽放

    虽然只有短短十年,即墨却早已不是旧模样。本期特别策划,让我们一起回顾,即墨这十年的跨越发展。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磊 整理

撤市设区,成为青岛主城区扩容主战场;汽车产业新城崛起,形成千亿级产业链;即墨古城开门纳客,把千年古城呈现给八方来客;发挥海洋领域国之重器优势,蓝谷建设国家海洋科学城核心区;综合保税区正式开关运作,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新的平台支撑;“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一镇一天地、一域一风光”,美丽乡村图景尽情绽放……

刚刚过去的十年,是即墨区跨越发展的十年,我们一起见证,一起赞叹,同时,一起品尝发展带来的甜蜜硕果。在半岛都市报《墨城新闻》创刊十周年之际,让我们共同回首,为即墨点赞。

撤市设区,市民自拍留念

撤市设区,千年商都跨入“即墨区”新时代

即墨撤市设区自2015年开始启动,2016年11月24日中共青岛市委十一届十二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即墨市撤市设区行政区划调整的决议》。2017年7月18日,国务院发文批准即墨撤市设区;8月31日,省政府下文,同意撤销县级即墨市、设立青岛市即墨区,以原即墨市的行政区域为即墨区的行政区域。

2017年10月30日,青岛市即墨区正式挂牌,千年商都正式跨入“即墨区”的新时代。

“能见证这一历史时刻,我感到很荣幸。”2017年10月30日一大早,即墨区市民朱洁就早早地来到青岛市即墨区政府大院门前,亲眼见证了“即墨区”牌子的挂牌。“往大了说,设区后即墨将真正融入大青岛,必将给即墨带来更大的发展机遇和发展平台;对市民而言,设区后,医疗、教育、养老、交通等方面肯定会带来更多的实惠和便利。”

跟朱洁一样,不少市民也都纷纷赶来,分享这份喜悦。“盼了好几年的‘撤市设区梦’终于圆了,以后咱即墨人也能逐步享受青岛市民待遇了。”即墨区通济街道市民姜航非常开心,拉着家人和“即墨区”的牌子合影。

对于市民而言,撤市设区后,即墨与青岛主城区的联系将更加紧密,即墨的公共交通等基础设施会更加完善,教育、医疗、住房、养老、交通等民生事项也将纳入城市管理,实现与主城区的逐步统一,即墨的社会保障体系也会更加健全。这种身份上的认可、心理上的接近以及保障体系上的健全,使已拥有百万人口的即墨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

此次区划调整后,即墨区进一步提升发展能级,加快融入青岛城市规划建设蓝图,这座千年古城从此步入崭新的历史进程。

相关专家表示,即墨撤市设区使“大青岛”区域发展空间迅速增大。这不仅有效地整合了各种资源,为青岛带来了更多的人才,还可以做大青岛经济总量,增强对外辐射能力。这将不止对即墨的发展起到助推作用,对平度、莱西、胶州,整个青岛市乃至山东半岛的发展都有重要意义。

即墨撤市设区后,还有利于青岛建设沿海重要中心城市,更好地发挥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龙头带动作用,履行建设海洋强国的国家使命。即墨以鲜明的产业特色和快速的增长活力,必将成为青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一极。

即墨古城。(即墨古城供图)

即墨古城开门纳客,游客“穿越”吃酒馆、住客栈

2016年开始,即墨古城开门迎客,游客开启到古城“吃酒馆”“住客栈”的旅游方式。

“尊重历史、延续文脉”是即墨古城的建设原则,改造后的即墨古城集历史底蕴、文化内涵和民俗特色于一体,呈现出浓郁的人文气息、独特的文化魅力和持久的商业活力。在“一城、两街、十景、十三坊”的整体规划格局中,“四合院”最能突出古城的建设理念。

在示范区的东北角,有一片错落有致的仿古建筑群,这就是即墨古城的“四合院”。这里的四合院充分体现出明清时期北方民居的特点。这些四合院是遵照古城历史中的四合院结构建设的,单体面积从200平方米到六七百平方米不等,既可作为居民住宅,也可用于商业、客栈、旅游参观。

在商业布局上,即墨古城规划了东门里大街、西门里大街和南门里大街丁字形中轴布局,在其他区域规划一些特色商业,打造了具有即墨地方特色和文化内涵的精品商业街区。在商业业态上,即墨古城重点围绕“吃、住、行、游、购、娱”等方面引进各种商业入驻。

即墨古城共有四座城墙三座城门,除北面城墙不设城门外,东、西、南各设一个城门,三座城门外侧都设有半圆形的护门小城成为瓮城。置身城墙根能联想到古代战争中金戈铁马、将士站在城墙上浴血奋战的场景。据了解,瓮城顶部300米马道都是用手工打磨的砖砌成的,总共用了大约2.2万块。

“我们在古城规划展示馆的建造过程中没有使用一根钉子,而是采用榫卯(音:sǔn mǎo)构造,重现了古代高超的建筑工艺。”古城规划展示馆工程师杨楠说,据资料显示,榫卯是极为精巧的发明,榫卯是在两个木构件上所采用的一种凹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部分叫榫(或榫头),凹进部分叫卯(或榫眼、榫槽),榫和卯咬合,起到连接作用。这是我国古代建筑、家具及其他木制器械的主要结构方式。

杨楠介绍,展示馆内承重构件采用的都是木材密度高的花旗松,其使用年限相比普通木材要长很多,其中最大的一根大梁重量能达到2.5吨,因此规划展示馆在建造过程中的难度更大、要求更高,而通过展示馆的建设,市民可以一窥古代匠人建造的高明精妙。

美丽的蓝谷海洋科技新城一角

蓝谷建设国家海洋科学城核心区

2015年,《青岛蓝色硅谷发展规划》获国家批复。作为国内唯一海洋特色的高科技研发和产业集聚区,青岛蓝谷瞄准建设“世界蓝谷”的目标,加速把海洋高端创新要素高度集聚优势转化为产业引领优势,全力建设国家海洋科学城核心区。

青岛蓝谷充分发挥海洋领域国之重器、知名高等院校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优势,利用平台思维、生态思维、市场思维促进区域高校院所企业耦合互动,构建高端研发机构和人才高度集聚、海洋科技成果不断涌现、海洋战略新兴产业蓬勃发展、金融资本等要素活跃流动的创新发展新生态。

青岛蓝谷坚持将平台集聚优势转化为产业发展优势,加快打造智能超算与大数据产业集群、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国家级智能航运产业集群、千亿级海上风电产业集群等,把蓝谷打造为海洋科创的引领之城、开放创新的智慧之城、产城融合的活力之城、宜居宜业的魅力之城。

作为青岛建设国家海洋科学城的核心区域,青岛蓝谷目前已引进海洋试点国家实验室、国家深海基地等27个“国字号”科研机构,山东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24所高等院校在蓝谷设立校区或研究(生)院,集聚起顶尖海洋科研机构和人才。

在平台思维模式下,除科研院所,青岛蓝谷还下大力气引进了网易联合创新中心、正和岛、中英新科技创新中心、海创链、聚信汇智加速器等一批产业平台。这些平台依托各自在产业链布局、项目遴选、企业培育等方面的优势,不断向蓝谷输送高质量项目。

数据显示,2020年,青岛蓝谷引进重点项目数量、投资额分别增长183%和98%;新增市场主体增长53%;新增金融类投资机构260家,总规模达285亿元。2021年一季度,青岛蓝谷新增注册企业同比增长103.9%;新签约项目同比增长33%。

目前,青岛蓝谷围绕“项目落地年”,聚力打造“海洋攻势”排头兵和“海洋双招双引”主战场,一座海洋科创的引领之城、开放创新的智慧之城、产城融合的活力之城、宜居宜业的魅力之城正在鳌山湾畔强势崛起。

汽车产业新城已聚集了一汽大众、一汽解放、一汽新能源等重点项目。

汽车产业新城,打造出千亿级产业链

2021年4月14日,随着解放Jp与解放领途轻卡缓缓驶入产品矩阵,一汽解放青汽新工厂正式完成了100万辆产品的最后拼图。从创造需求到供不应求,一汽解放青汽实现了行业品牌的发展速度,这不仅是一汽解放青汽发展的里程碑,更是即墨汽车产业发展的新篇章。

“在内外双循环经济格局下,国家大力扩大内需,以政策利好赋能汽车产业,一汽解放青汽将迎来更大发展。”青岛汽车产业新城管委会副主任邢惠安说,“十四五”期间,青岛汽车产业新城将全力打造崛起产业增长极,与一汽解放青汽即墨新工厂携手,在即墨这片热土上不断跑出“即墨速度”,铸造万亿级产业集群的雄厚根基。

目前,青岛汽车产业集群已初具规模,围绕汽车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逐步完善,落户了解放、大众、奇瑞三大整车项目。2020年,即墨区本地汽车产业产值约1001.3亿元,首次突破千亿,其中汽车城本地产值突破900亿元;青岛市生产整车约120万辆,其中汽车城整车生产约53万辆,占全市约44.2%;即墨区506家规上工业企业总产值1274亿元,其中汽车城汽车产业规上企业51家,全年产值699亿元(不含一汽大众产值),占全区比重53.3%,同比增长41.7%。眼下,即墨的汽车产业正加速崛起。

仅仅6年多100万辆整车下线,这背后是青岛汽车产业新城与一汽解放青汽合作的不断深化,更是双方聚焦“高端制造、高端产品、高端品牌”,开创了即墨汽车产业合作发展的新模式,打造传统汽车制造企业与造车新势力合作的典范。

第100万辆整车的下线是一个节点,更是一个全新的起点。站在新的起点上,一汽解放青汽投资9.98亿元建设二期新能源轻卡基地。作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一汽解放青汽轻卡新能源基地于2020年9月16日正式开工建设,目前设备预制已完成60%,地面浇筑完成70%,建成后将具备10万辆轻、中型电动车及燃油车的生产能力,实现产值超100亿元。

以服务对象需求为导向,以未来发展需求为导向。下一步,青岛汽车产业新城将进一步放大整车项目的龙头带动作用,推动土地、政策、资金、人才等要素资源升级服务,更大力度深入开展汽车产业链招商,铸就强大“引擎”带动即墨汽车产业项目“驶”上新赛道。

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开关运作启动仪式

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正式开关运作

2021年4月28日上午9时许,在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一辆满载直升机零部件的集装箱货车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鸣笛缓缓通过主卡口,这标志着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正式开关运作,为吸引国外投资、促进外贸增长、加快高质量发展提供新的平台支撑。

据了解,首批通关入区的这批货物是由注册在综合保税区内的空客直升机(青岛)有限公司从德国进口的直升机零部件,该项目是空客集团在欧洲以外建设的第一条p35直升机总装线,与德国多瑙沃特基地总装线保持同等质量、同等技术水平和同等服务标准,填补了我国国内3吨级民用直升机制造空白。

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于2019年12月18日由国务院批复设立,通过管委与即墨海关、鑫诚恒业公司的合力攻坚,2021年3月31日正式通过国家海关等八部委联合验收。这次开关运作,对区内企业带来的便利是显而易见的。“现在我们的保税料件可在区内自由调配,既简化了海关手续,又能免税,还可申请‘四自一简’等优惠政策,满足空客直升机生产、交付全程‘境内关外’需求,为企业节省了经营成本。”谈起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开关运作给企业带来的政策红利时,空客直升机(青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大欣如是说。

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是山东省第一家以通用航空产业为主要特色的综合保税区,正式开关运作后,将充分发挥政策优势,为培育新业态、积蓄新动能、激发新优势提供承载平台,促进区域扩大进出口贸易,吸引更多优质项目落户,实现招商引资集聚效应。目前,即墨综合保税区按照“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效能服务”的目标,启动建设了通用机场、保税物流仓库等15项基础设施配套工程,青岛即墨通用机场、保税物流仓库、华硕路综合提升项目年内可投入使用。

随着正式开关运作和海关政策红利叠加释放,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产业招商迸发出强劲动力,首批25个重点产业项目签约入驻,涉及通用航空、跨境电商、高端制造、生物科技等领域,初步形成了涵盖总装制造、维修改装、航材贸易、教育培训于一体的通用航空产业链。

下步,青岛即墨综合保税区将充分利用政策优势,依托空客直升机项目的龙头带动作用,加快建设具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加工制造中心、研发设计中心、物流分拨中心、检测维修中心和销售服务中心,聚力推动飞机制造、维修、销售、运营等产业链集聚发展,打造青岛乃至全省对外开放新高地,壮大培育国内通用航空“大市场”。

美丽乡村催诏村

一村一幅画、一镇一天地,美丽乡村图景尽情绽放

莲花山山峦叠翠,莲茵河水韵悠然。踏上莲花山登高望远,郊野山水、埂田丘陵之间,青岛即墨区龙泉街道莲花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区内落珠般散布着10个美丽乡村示范村和16个美丽乡村达标村,一幅乡村更美好,群众更幸福的乡村振兴画卷正在龙泉街道的山水田园间徐徐展开。

千亩园区,数百亩果树,数十亩的大棚……来到青岛市即墨区环秀街道前南庄村的青岛环秀驯虎山农业专业合作社,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与600年历史的石磨坑景区照相辉映。近年来,前南庄村抓住美丽乡村建设政策机遇,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要求,大胆尝试,实现了乡村振兴与脱贫攻坚的有机衔接,村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个文化悠久偏僻的传统特色村落,在即墨区台子村党支部书记张立太等人的带领下,旧村面貌几年间发生了巨变,完成了华丽蝶变。如今的台子村,不仅铺上了宽敞的柏油马路,村里的石头建成了一个个小景观,而且依村环绕的小河道、脏水池变成了景观河、荷花池,全村100多户村民靠祖辈留下的传统文化吃上了“旅游饭”,在奔小康的大路上,日子越过越红火。

2016年以来,即墨区按照“示范带动、分类实施、梯度培育”的原则,启动了美丽乡村精品示范村培育创建工作,通过高起点谋划、高标准推进、高水平管理,有力地促进了农村环境改善、农民收入增加和乡风文明提升。 

即墨区把美丽乡村建设作为改善农村面貌的大事、改善农民生活的实事,纳入一把手工程,加强顶层设计。要求创建村庄必须是班子强,民风淳朴,独具历史文化魅力和产业发展基础的村庄。出台专门规划,注重科学引领。综合考虑全区农村实际,先后制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意见》和《关于创建美丽乡村精品示范村的实施意见》等规范性文件,对美丽乡村建设目标、措施和完成时限等作出了明确部署。

“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一镇一天地、一域一风光”的美丽乡村图景尽情绽放……2019年以来,即墨区突出高质量发展、绿色发展,以美丽乡村建设为突破口,坚持“五大振兴”一起抓,确立“党建引领、两区共建、产居融合、片区发展”的工作思路,锁定目标,挂图作战,一批特色园区、美丽乡村加快涌现,奏响“乡村振兴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