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巧手编竹器!

2023-03-18 21:03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5048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陆金星 通讯员 侯金萍

刘克振忙着编制

  在青岛即墨,有个名为刘家官庄的村子,因居民多以编制竹器为副业,也被称为筛子官庄。相传刘家官庄刘姓村民的祖先从云南迁居而来,带来了江北少有的竹编手艺,传承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

  刘家官庄竹编行业红火的时候,可以说是家家编、人人编,后来随着就业机会增多和金属、塑料材质器具的冲击,从事竹编的人逐渐减少,目前尚在坚守的只有两三家作坊,干活的多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刘吉尚就经营着村里一家竹编作坊,村里十多名老人每逢饭后就来到这里工作,竹篾在他们灵活的手指上飞舞着,好像在弹奏着夕阳协奏曲。

农家作坊21年出货超30万件

  产自南方的毛竹,在北方的村庄成器,这源于刘家官庄人对老手艺的传承和坚守。作为如今村里从事竹编最年轻的人,刘吉尚已经58岁,2002年他放弃了货运司机工作,从父亲手里接过竹编作坊。“我当年是不愿意干这个竹编的,后来看着父亲慢慢老了,眼巴巴等着我回去接手。”3月6日,刘吉尚像往常一样打开破竹机,开始破竹、去结等工作,家里二层楼的底层就是作坊,几名老人正在忙着编制竹篓。

2002年刘吉尚从父亲手里接过班,这一干就是20多年

刘吉尚使用破竹机破开竹筒

  竹编使用的毛竹产自安徽、江西、湖南等地,刘吉尚在城阳租下货场,用来储存毛竹原材料。一根根7、8米长、直径10多厘米的毛竹,需要经过截竹、破竹、刮节、剥篾子、烤料、编器身等10多道工序,才能变成一件造型精美的竹编制品。

  刘吉尚的竹编产品主要有竹筐、竹篓、竹篮、筛子、竹梯等,接手竹编作坊21年来,经他手出货的竹编产品超过30多万件。

  “我们村的竹编,青岛的国棉厂、酒厂都使用过,当时的产量比现在高多了。现在我们的竹编,主要销售到潍坊、烟台等地,本地主要发往城阳批发市场,另外周边的樱桃种植等果园也有需求。这些年,金属、塑料材质的器具越来越多,对我们的冲击很大。”刘吉尚介绍道。

各种规格的毛竹堆放在屋山

还有一些老人在家编活,编好了就拿到刘吉尚家中

竹筐很快就要迎来销售旺季,采摘樱桃、山杏都需要

  “目前,在我的作坊干活的老人有10个,今天在这里的有4个,还有一些在家里干,他们把材料拿回去,在家里也一样干,编好了再拿过来,都是记件算钱。”刘吉尚介绍道。

一门手艺拉扯大四个孩子

  记者注意到,作坊房间的层高比较高,主要是为了方便搬运竹子;一个铁炉摆放在房间中间,废弃的竹屑在里面燃烧后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三名老人正在不同区域忙着不同工作。刘吉升正在修理竹坯子,手起刀落精准有力。

81岁的刘振理,从事竹编近50年,目前在刘吉尚这里一月能赚2000多元

用小火苗加热辅助给竹篾打弯,81岁的刘振理手上功夫熟练

刘吉部今年70岁,算是这群竹编队伍里年龄最小的了

  刘吉升今年80岁,从事竹编近50年,通过这门手艺他拉扯大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如今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闲不住的老人依然坚持重复近半个世纪的工作。如今,刘吉升每月能赚三千多元,一年下来少说也有三万元,“手里有闲钱,心里也舒坦,过年过节孙子和孙女的压岁红包都给足了。”

80岁刘吉升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孙女,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让他从来没向子女要过一分钱

  “我们村的老人和别村的不一样,我们不晒太阳、不下棋,靠着饭后干点活,每天能赚百十块钱。闲着也是闲着,这样不仅有了零花钱,还能攒下点钱,遇到孩子们买车、买房还能帮持一下,减轻年轻人的负担。”刘克振是三名老人中年龄最小的,今年也已经70岁。

70岁的刘克振干竹编也已经40多年

  刘振理今年81岁,从事竹编近60年,老人眼不花、手不抖,只见竹篾在他的手里飞舞着,他手拿火苗打弯时,火候把握到位。“编竹编全部工序都是人工制作,所以编织起来非常费事。”刘振理说,编织过程中要让根根竹丝编织成形,所有接头之处都做到藏而不露。

  刘振理每天上午8时上工,临近中午就回家吃饭,下午2时再来,每天工作五六个小时。刘振理有一个孙女一个孙子,孙女考上大学时他给出了1000元的红包。

期待转型吸引更多人参与

  “我其实不怎么会编,都是后来慢慢学的,现在也只是做一些破竹、打结等基础性工作。我接了父亲的班,现在看来没人能接我的班了。我儿子今年26岁,在外面上班,他肯定不愿意接班干竹编,而且现在这些干活的人是越来越老,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刘吉尚无奈道。

  刘吉尚介绍,刘家官庄坚守从事竹编的多在七十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基本不会了,在他眼中已经形成断档现象。“等这批老手艺人不能干了,筛子官庄也就名存实亡了。”刘吉尚表示,他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只要这些老人们还来这里从事竹编,他的作坊就会一直开下去。

仓库里成堆的竹篓等待发货

每位老人一部分区域,各人忙个人的活

  对于手艺“断档”的忧虑,社区刘主任认为,“现在从事竹编的人渐少,主要还是因为赚钱少。事实上,村里一些会竹编手艺的,随时可以回村拾起老本行。”还有基层专家认为,目前像刘家官庄这样的竹编产品还处于实用基础状态,应该向具有高附加值的工艺品方向转型,增加附加值后形成产业升级,也就能让从事者有更高的收入,进而引导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传承下去。

打弯这个步骤需要生火加热

刘吉尚准备将竹篓发往城阳批发市场

经过多年的努力,刘吉尚盖起了宽敞的二层楼